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魔道祖师 > 第33章 草木第八

第33章 草木第八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若是换做另一个年纪一般大的小姑娘,一定当场就尖叫起来。可阿箐装瞎子这么多年,人人当她看不见,什么丑恶的举动也不惧在她面前做,早炼出了一颗金刚心,硬是没叫出来。
  
  饶是如此,魏无羡还是感觉到了从她腿脚处传来的阵阵麻意和僵意。
  
  晓星尘站在村民一地横七竖八的尸体里,收剑回鞘,凝神道:“这村子里竟然没有一个活口?全是走尸?”
  
  薛洋勾唇微笑,可从他嘴里传出的声音听起来却十分惊讶不解,还带了点沉痛,道:“不错。还好你的霜华能自动指引尸气,否则光凭我们两个人很难杀出重围。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在村子里检查一通,如果真的没有活人留下了,就把这些走尸都烧了吧。”
  
  等他们并肩走远了,阿箐的腿脚这才重新涌上了力气。她从屋子后溜出,走到那一地尸堆里,低头左看右看。魏无羡的视线也随着她漂移不定。这些村民都是被晓星尘干净利落的一剑贯心而死。
  
  忽然,魏无羡注意到了几个有点眼熟的面孔。
  
  前几段记忆里,这三人白日出门,在路上遇到过几个闲汉,坐在一个路口玩骰子。他们经过那个路口,这几个闲汉抬眼一扫,看见一个大瞎子,一个小瞎子,还有一个小跛子,都哈哈大笑。阿箐朝他们吐口水挥舞竹竿,晓星尘就像没听到一般,薛洋还笑了笑。但那眼神,可半点也不和善。
  
  阿箐一连翻看了好几具尸体,翻起他们眼皮,见都是白瞳,还有几个人脸上已经爬满了尸斑,松了口气。但魏无羡却心中越来越沉。
  
  虽然这些人看上去很像走尸,但,他们真的都是活人。
  
  只不过中了尸毒。
  
  活尸分为两种。中毒太深已无救,成为行尸走肉的。还有中毒尚浅、尚能挽回的。
  
  这些村民,就是刚中毒不久的。身上会出现尸变者特征,散发出尸气,但他们能思能想,能言能语,还是个活人,只要施以救治,和当时的蓝景仪他们一样,是可以救回来的。这种决不能误杀。
  
  他们本可以说话,可以表明身份,可以呼救,但坏就坏在,他们全部都被薛洋提前把舌头割断了。每一具尸体的嘴边,都淌着或温热或干涸的鲜血。
  
  虽然晓星尘看不见,但霜华会为他指引尸气,加上这些村民没了舌头,只能发出极其类似走尸的怪嚎,因此他毫不怀疑,自己所杀的就是走尸。
  
  而且要让一整个村的村民都中尸毒,除了薛洋的拿手好戏:大肆传播尸毒粉,魏无羡想不起其他的途径。
  
  一箭双雕,借刀杀人。薛洋此人,歹毒。
  
  阿箐却不懂得分辨,她所知甚为粗略,都是在晓星尘身边学的,她也和晓星尘一样,以为杀的是走尸,喃喃道:“这个坏东西,难道还真的在帮道长?”
  
  魏无羡心道:“你可千万不要就这么相信了薛洋!”
  
  好在,阿箐的直觉非常敏锐,她虽然挑不出差错,但本能地讨厌薛洋,不能放心。因此,只要薛洋跟着晓星尘出去夜猎,她就悄悄尾随。散人同屋相处,她也始终不放松警惕。
  
  一天夜里,冬风呼啸,三个人都挤在小房间的炉子旁,阿箐吵着要听故事。薛洋今晚十分不耐烦,道:“别吵了,再吵把你的舌头打个结!”
  
  阿箐根本不听他的,道:“道长,我要听故事!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我小时候都没人跟我讲故事,怎么讲给你听?”
  
  阿箐纠缠不休,在地上打滚,晓星尘道:“好吧,那我跟你讲一座山上的故事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?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不是,从前有一座不知名的仙山,山上住着一个仙人,仙人收了很多徒弟,但是不许徒弟下山。”
  
  魏无羡心道:“抱山散人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为什么不许下山?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因为仙人自己就是不懂山下的世界,所以才躲到山上来的。她对徒弟说,如果你们要下山,那么就不必回来了,不要把外界的纷争带回山中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那怎么憋得住?肯定有徒弟忍不住要溜下山玩儿的。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是的。第一个下山的,是一个很优秀的弟子。他刚下山的时候,因为本领高强,人人敬佩称赞,他也成了正道中的仙门名士。不过后来,不知遭遇了什么,性情大变,突然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。被人乱刀砍死。”
  
  延灵道人。
  
  他这位师伯究竟在下山入世之后,遭遇何事,以致性情大变,至今成谜。恐怕今后也不会有人知道了。
  
  晓星尘道:“第二个徒弟,是一位也很优秀的女弟子。”
  
  魏无羡胸中一热。
  
  藏色散人。
  
  阿箐道:“漂亮吗?”晓星尘道:“不知道,据说是很漂亮的。”阿箐道:“那她下山后一定很多人都喜欢她,都想娶她!然后她一定嫁了个大官!不对,不是大官,是大家主。”
  
  晓星尘笑道:“你猜错了,她嫁了一位大家主的仆人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我不喜欢。优秀又漂亮的仙子怎么会看得上仆人,这种故事太俗气了,都是那些穷縗贵酸书生意|淫出来的。然后呢?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然后带着那位仆人一起远走高飞了,在一次夜猎中失手丧生。”
  
  阿箐呸道:“这是什么故事,嫁了个仆人就算了,还死了!我不听啦!”魏无羡心道:“幸好晓星尘没接着跟她讲,这两位还生了个人人喊打的大魔头,否则她就要呸到我头上来了。”
  
  晓星尘无奈道:“一开始就说了,我不会讲故事。”
  
  薛洋忽然道:“那我讲个怎么样?从前,有一个小孩子,这个小孩子很喜欢吃甜的东西,但是又常常吃不到。有一天,他坐在一个台阶前,不知道该干什么。台阶对面有一家店铺,有个男人坐在里面吃东西,等人。看到这个小孩子,招手叫他过去。”
  
  这个故事的开头比晓星尘那个老套到家的吸引人多了。阿箐若是有一双兔子耳朵,此刻必然竖起来了。薛洋继续道:“这个小孩子懵懵懂懂,见有人对他招手,就跑了过去。那个男人指着桌子上的一盘点心对他说:想不想吃?小孩子当然很想吃,点头,他就给了这个小孩子一张纸:想吃的话,就把这个送到某地的一间房去,送完我就给你。
  
  “小孩很高兴,他跑一通可以得到一碟点心,而这一碟点心是他自己挣来的。
  
  “他不识字,拿了纸就往指定的某地送去,开了门,出来一个彪形大汉,接了纸,一掌打得他满脸鼻血,揪着他的头发,问:誰叫你送这种东西过来的?”
  
  魏无羡心道:“这小孩一定就是薛洋自己。想不到他现在这么精明,小时候却这么傻,人家叫他送一张纸他就去送。那纸上写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那男的和这个大汉有什么仇怨,他自己不敢当面去骂,便叫路边一个小童去送信。猥琐。”
  
  薛洋继续道:“他心中害怕,指了方向,那个彪形大汉一路提着他的头发走回那家店,那个男人早就跑了。而桌子上没吃完的点心也被店里的伙计收走了。那个大汉大发雷霆,把店里的桌子掀飞了好几张,骂骂咧咧走了。
  
  “小孩很着急。他跑了一通,挨了打,还被人提了一路的头发,头皮都快被人揪掉了,吃不到点心那可不行。他问伙计:我的点心呢?“
  
  薛洋笑吟吟地道:“伙计被人砸了店,心里正窝火。几耳光把他扇出了门,扇得他耳朵里嗡嗡作响。爬起来走了一段路,你们猜怎么着?这么巧,又遇到了那个叫他送信的男人。”
  
  到这里,他就不往下讲了。阿箐听得正出神,道:“然后呢?怎么样了?”
  
  薛洋嘿然道:“还能怎么样?还不多被打几下、踢几脚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这是你吧?爱吃甜的,肯定是你!你小时候怎么这样子!要是换了我,我呸呸呸先吐口水,再打打打……”她手舞足蹈,晓星尘道:“好了,睡觉吧。”
  
  阿箐被他抱进棺材里,还在气愤愤地道:“哎呀!你们两个的故事真是气死我了!一个是无聊的气死人,一个是讨厌的气死人!那个叫人送信的男人真讨厌!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后来真的只是踢了几脚、打了几下?”
  
  薛洋道:“你猜?你的故事不也没接着说下去吗?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,既然现在的你尚且可算安好,便不必太沉郁于过去。”
  
  薛洋道:“我并没有沉郁于过去。只是那个小瞎子天天偷我的糖吃,把它们吃完了,让我忍不住又想起了以前吃不到的时候。”
  
  阿箐用力踢了踢棺材,表示抗议,她根本没有吃多少。晓星尘似乎笑了笑,道:“都休息吧。”
  
  他一个人出门夜猎。今晚薛洋没有跟出去,阿箐便也安然躺在棺材里不动,然而一直睁眼睡不着。
  
  天光微亮之时,晓星尘悄无声息的进了门。
  
  他路过棺材时,将手伸了进来。阿箐闭眼装睡,等他走了,她才睁眼。只见稻草枕旁,放着一颗小小的糖果。
  
  她探出个头,向宿房里望去。薛洋坐在桌边,不知在想什么。
  
  一颗糖静静地卧在桌子的边缘。
  
  围炉夜话那晚过后,晓星尘每天都会给他们两个人发一颗糖吃。阿箐和薛洋之间,也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和平。
  
  这天,阿箐又在街上装瞎子玩。这个游戏她玩了一辈子,百玩不厌。正敲着竹竿走来走去,忽然,有个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小姑娘,若是眼睛看不见,便不要走这么快。”
  
  这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,听起来有几分冷淡。阿箐一回头,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道人,站在她身后几丈之处,身背长剑,臂挽拂尘,衣袂飘飘,立姿极正,很有几分清傲孤高之气。
  
  这张脸,正是宋岚。
  
  阿箐歪了歪头,宋岚已走了过来,拂尘搭上她的肩,将她引到一边,道:“路旁人少。”
  
  魏无羡心道:“真不愧是晓星尘的好友。所谓好友,必然是两个心性为人相近的人。”阿箐扑哧一笑,道:“阿箐谢谢道长!”
  
  宋岚收回拂尘,重新搭在臂弯中,扫了她一眼,道:“不要疯玩,此地阴气重,日落后勿流连在外。”
  
  阿箐道:“好!”
  
  宋岚点了点头,继续朝前走,拦住了一个行人,道:“请留步。请问,这附近可有人看到过一位负剑的盲眼道人?”
  
  阿箐立刻转过头,留神细听。那行人道:“我不太清楚,道长您要不到前面找人去问。”
  
  宋岚道:“多谢!”
  
  阿箐敲着竹竿走去,道:“这位道长,你找那位道长做什么呀?”
  
  宋岚霍然转身:“你见过此人?”
  
  阿箐道:“我好像见过,又好像没见过。”
  
  宋岚道:“如何才能见过?”
  
  阿箐道:“你回答我几个问题,我说不定就见过了。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?”
  
  宋岚怔了怔,半晌,才道:“……是。”
  
  魏无羡心想:“他为何犹豫?”
  
  阿箐也觉得他答得勉强,心中起疑,又道:“你真的认识他吗?那位道长多高?是美是丑?剑是什么样的?”
  
  宋岚立即道:“身量与我相近,相貌甚佳,剑镂霜花。”
  
  见他答得分毫不差,又不像个坏人,阿箐便道:“我知道他在哪里,道长你跟我走吧!”
  
  宋岚此时应奔走寻找好友多年,失望无数次,此时终于得到音讯,持着拂尘的手抖得连阿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。他勉力维持镇定道:“……有……有劳……”
  
  阿箐将他引到了义庄附近,宋岚却远远地定在了原地。阿箐道:“怎么啦?你怎么不过去?”
  
  不知为何,宋岚脸色苍白至极,像是很想进去,却又不敢。刚才那副清高的模样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,魏无羡心道:“莫不是近乡情怯?”
  
  好容易他要进去了,岂知,一个悠悠的身形先他一步,晃进了义庄大门。
  
  一看清那个身形,刹那间,宋岚的脸从苍白转为铁青!
  
  义庄内有一阵笑声传出,阿箐哼道:“讨厌,他回来了。”
  
  宋岚道:“他是谁?为什么他会在这里?”
  
  阿箐哼哼唧唧道:“一个坏家伙。又不说名字,谁知道他是谁?是道长救回来的。整天缠着道长,讨厌死了!”
  
  宋岚满面惊怒交加,惊疑不定。片刻之后,道:“别作声!”
  
  两人无声无息走到义庄外,一个站在窗边,一个伏在窗下。只听义庄里,晓星尘道:“今天轮到谁?”
  
  薛洋道:“咱们今后不轮流着来怎么样?换个法子。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轮到你了就有话说。换什么法子?”
  
  薛洋道:“这里有两根小树枝。抽到长的就不去,抽到短的就去。怎么样?”
  
  静默片刻,薛洋哈哈道:“你的短,我赢了,你去!”
  
  晓星尘无可奈何道:“好吧,我去。”
  
  他似乎站起了身,要朝门外走去。魏无羡心道:“很好,快出来,只要他一出来,宋岚拉着他就跑最好!”
  
  谁知,没走几步,薛洋道:“回来吧。我去。”
  
  晓星尘道:“怎么又肯去了?”
  
  薛洋也起了身,道:“你傻吗?我刚才骗你的。我抽到的是短的,只不过我早就还藏着另外一根最长的小树枝,无论你抽到哪一只,我都能拿出更长的。欺负你看不见而已。”
  
  取笑了晓星尘几句,他甚是悠闲地提着个篮子出了门。阿箐抬起头,望着整个人都在发抖的宋岚,像是不解他为什么这么愤怒。宋岚示意她噤声,两人悄无声息地走远了,他才开始询问阿箐:“这个人,星……那位道长是什么时候救的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