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致命感应 > 第四章 走蛟

第四章 走蛟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周老爷挥下剑柄。
  
  姿势决绝得像铁匠捶打铁石,没想到回馈来的声响也像是打铁。
  
  铛!
  
  一支包裹铜皮的剑鞘突兀横出,格在斩龙剑下。一只筋骨分明的手握住剑鞘另一端,稳如铁砧。
  
  周老爷瞪起牛眼。
  
  “狗胆!谁敢……”
  
  话未说完,只觉手腕一痛。
  
  斩龙剑便脱手而出,高高抛起。
  
  紧接着。
  
  一条黑影在眼前急速放大。
  
  啪!
  
  两颗后槽牙连带两百来斤的肥肉打着旋儿飞下祭台,一路趟着石阶往桥下滚。
  
  忠心护主的仆役们乌泱泱堵上去,打保龄球似的被撞了个东倒西歪,但好歹止住势头,没一路滚下河。
  
  趴在地上昏头晕脑一阵,努力翻了个身,才看清,原来多管闲事的是个陌生的短发道士。道士正端详着手里的斩龙剑,而后随意挽了个剑花插在腰间,伸手向了龙王像。
  
  周老爷满腔的怒火顿作慌张。
  
  嘴皮子哆嗦着还没待出声。
  
  哇~
  
  嘹亮的啼哭惊呆古桥了两岸。
  
  短暂的沉寂后,人群沸腾。
  
  “真有孩子!”
  
  “啧,好狠毒的心肠。”
  
  “嘘!别让他家人听着。”
  
  嗡嗡议论声愈来愈高涨,疑惑、激愤、嘲讽种种情绪在交头接耳间扩散,但最多的却是兴奋。
  
  对的。
  
  哪儿能不兴奋呢?
  
  从女人冒出来哭诉到周老爷亲手挥剑,再到道人上台阻止,最后婴孩一声啼哭,事情发展跌宕起伏,简直就像话本里的故事与人物照进了现实。
  
  这种稀奇事儿可不多见,桥下的看客们都差点儿喝彩赏钱了。
  
  不过么,“舞台”中央,李长安却平静得多,毕竟他之所以上桥,就是闻到了龙王像里飘出的人味儿。
  
  但也说不上全然淡定,因当他真看到本尊——一个皱巴巴的、丑丑的、举着短短的手脚哇哇大哭的女婴。
  
  年轻的道人难免手无足措。
  
  慌了几秒,才注意到婴孩在秋日的寒风中,身上连张襁褓也无,赶忙脱下道袍,将孩子裹起来,轻轻拢在怀里。
  
  有时候,李长安怀疑自个儿身上是不是长了刺,但凡有小孩儿落他手里,就没有不哭的。
  
  就像怀里这女娃娃,哄了几下,反倒哭得更起劲儿,实在无奈,只好去寻孩子生母,而这么一转身,就同周老爷撞了个对眼。
  
  此时此刻。
  
  周老爷脸上被剑鞘抽出的红痕犹在,神色却从慌张变得渐渐狰狞。
  
  他死死瞪着道士,脸上横肉叠叠堆积,真让人疑心,他所有的肌肉是不是都长在了脸上。
  
  “抓住那牛鼻子!”
  
  “我要剥了他的皮!”
  
  仆役们一哄而上。
  
  ……
  
  都是些普通乡下汉子,不必见血。
  
  李长安懒得拔剑,提起剑鞘,就把当头的一个抽了个原地打转。
  
  岂料小孩子的喜怒就跟女人一样,没端端无由来,见人转着圈儿喊疼,竟拍着小手,“呀呀”破涕为笑。
  
  道士于是精神大振,努力让每一个“陀螺”都多转上几圈,每一圈都转得更漂亮些。
  
  奈何“陀螺”们实在不经抽打,没一阵,个个都躺下装死不肯起来,就剩周老爷还愣愣杵在原地,满脸的横肉都垮下来,松成了一个大大的“呆”字。
  
  这样人物,这样神情,李长安走南闯北司空见惯,接下来的发展也不出所料。
  
  先是告饶。
  
  “等等~你别过来,别过来!”
  
  再是色厉内荏地叫嚣。
  
  “你不能动我!我是周家的家主,县尉是我的妻舅,太守是我家的故交……”
  
  最后么。
  
  “不是我的注意,不是我要杀孩子,她是桥神索要的祭品……我家的孩儿与你何干,要你多管闲事……快快离开,把孩子留下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  
  随着李长安步步逼近,周老爷瘫倒在地,渐渐语无伦次,开始还是推脱哀求,后面就变了味道。
  
  道士本不想搭理他,但这人的顽固和愚蠢实在让人忍俊不禁。
  
  不免摇头失笑。
  
  “蠢材,斩龙剑是不能沾人血的。你祭拜的是哪家的桥神?”
  
  周老爷闻言,口中呢喃顿住,慢慢垂下头。
  
  李长安看到他的面皮像放进了蒸笼,迅速变得通红,然后猛地抬起头,恶狠狠对视过来。
  
  “你个妖道!假牛鼻子!休想用假话骗我。大师明明说,只要把……”
  
  他说着,突兀愣住,随即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大声呼喊起来:
  
  “大师,大师!”
  
  可是,任他如何呼喊,如何支起脖子张望,他口中的大师都不见人影。但好在,石桥两岸还有千百双眼睛帮着他找。
  
  很快。
  
  脱下显眼彩衣,不知何时溜下了桥头的巫师暴露了行藏。
  
  他低头掩面想要悄然离开,但看客们却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齐齐挪动脚步,堵住道路。
  
  几番下来,直到周老爷一声饱含希冀的呼喊,巫师终于接受了走脱不得的现实。
  
  巫师无奈转回身,环视着两岸观众,深吸了一口气。
  
  “诸位父老乡亲们啊~”
  
  声情并茂。
  
  “周老爷献祭那孩子是为了周家吗?不!是为了大家伙,是为了在场的每一位!”
  
  “这座桥,年岁太久了,已经成了精怪,有了妖法,恶了龙王爷爷,惹得龙王降下了灾劫。”
  
  “若不速速用人祭破了妖法,让龙王动了怒,大家都得遭殃!”
  
  说着,他突然指向人群。
  
  “许三儿,你家的猫狗近来是不是夜夜无故嚎叫?”
  
  人丛中小声嘀咕。
  
  “张老黑,你家母鸡新下的鸡仔是不是有三只腿?”
  
  人丛间交头接耳。
  
  “周家太婆,你家刚出生的幺孙是不是眉发皆白?”
  
  人丛里嗡嗡议论不停。
  
  “这些怪事,都是龙王爷爷发火的预兆啊!”
  
  他又指向桥下蜿蜒的蛇溪。
  
  “最大的预兆就是这条河本身!诸位父老,今年断续下了几个月的雨,山里的道路都泡垮了好几段,依往常,河水都该淹上田坎了。可现在呢,桥墩都没有没过。”
  
  “你们看看,这就是龙王在警告我们,再不破了妖法,来年就得干旱啊!”
  
  李长安在桥上听着连连点头。
  
  蛇溪这点儿水流量的确少得奇怪。
  
  所谓“事出反常即有妖”,自个儿居然没有注意到。
  
  桥上如此,桥下就更别说了。
  
  “铁证如山”,人群里已然出现了大量赞同巫师的声音,许多人说起了近来的怪事,譬如“打叶子牌把把输钱”、“交公粮力不从心”等等,原来都是龙王惹的祸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