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之仙裔 > 第199章 番外30

第199章 番外30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元萱脸上的甜美笑容顿时一僵,要好一会儿才能恢复过来,又笑,“啊?毕业旅行?哪天走啊?去哪里?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让小宇哥出门啊?”
  
      眼神若有若无地瞟了眼坐在斜对面的云小美。
  
      心里真替秦芳华两口子着急,这草根女明显的是要攀高枝啊,他们难道都没看出来?
  
      秦芳华笑了笑,“都要上大学了,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  
      她没说的是,她可是亲眼瞧见儿子在健身房里给她秀了下武力值来的,单手劈砖弱爆了,把钢制哑铃捌弯又弄直才是真猛士。
  
      只是在学校里参加了个武术兴趣小组就能练成这样这种问题,秦芳华归结为自己的儿子是个天才,已经完全不是陈旭阳那点基因可以hold住的,估计多半还是随了她。
  
      陈旭阳显然不如秦芳华那么有信心,仿佛元家姑娘这话反而提醒了他似的,转而叮嘱着秦宇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人出门在外,一定要小心,每天都要打电话回来,嗯,要不,我给你们配几个保镖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,去的都是安全城市,就算住宿也挑网上有口碑的星级酒店。”
  
      晋安王斯条慢理地回答着,顺便替旁边小道侣切一下肉排,当然了,给亲妈拿一下调味瓶也是必要的。
  
      陈旭阳也是一腔关心找不着地方。
  
      这个儿子,打小就一周顶多见得着一次,不撒娇,不要玩具,生活习惯好,自制自律得比他这个爸还严格,什么叛逆期,青春期,厌学啥的都没有,前妻又有的是钱,让他这个亲爸很没存在感……是以在这个山庄里,父子关系几乎是反过来的,当爸的一门心思讨好儿子……
  
      元姑娘暗自咬牙,明明她的意思是指的那草根女,怎么秦姨陈叔居然没一个人领会的到?
  
      话题楼明显歪了好吗?
  
      元姑娘心涩脸酸,食不吃味地咽下了嘴里的一小口牛排,她的西餐礼仪是特别跟请来的老师学过的,还得过老师的夸奖,说是优雅得可以去当示范,她每次跟人一起吃西餐,就打点起了精神,力求做到完美极致,至今收到无数称赞和欣赏的目光,然而在这个小餐厅里却是俏眉眼做给瞎子看。
  
      陈叔的目光只盯在了秦姨身上,偶而分一点给秦宇,秦宇的目光完全粘在了草根女的身上,偶而礼貌地分点给陈叔秦姨,那草根女呢,一脸没吃饱过的饿死鬼相,秦宇给挟什么她就吃什么,连眼皮都不抬!
  
      假如能得一点秦姨这个山庄实际上的当家人的赞赏的话,元姑娘也算能略有安慰,可秦姨只顾着看她儿子和前夫啊!
  
      “那小宇哥,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?我毕业了在家里也没事可做呢,正发愁要怎么过这两个月。”
  
      某个心中被妒忌之火闷烧着少女,终于来了灵感,闪着大眼睛,特别单纯可爱,语气里又充满着满满的向往。
  
      秦芳华端起一杯果汁喝了口,没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方才她可是明明记得,这元姑娘她爸下个月要过生日来着,这怎么也不给亲爸过生日,要出去旅行了?
  
      原本的正面印象,瞬间清零。
  
      追男人不要紧,手段太低就让人瞧不上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晋安王头也没抬就直接拒了,看着海鲜浓汤上了桌,就抬手盛汤,例行给秦芳华一盏,略犹豫了下又给了陈旭阳一盏,然后就是给小道侣的,嗯,这个蛤肉可多盛点,这个西芹补血也可多盛点,晋安王认真地把一碗汤快盛出了花来,这才放到了云玄霜的手边位置。
  
      看那模样,完全没有半点要解释为什么不可以多带一个人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而且晋安王自己不爱喝海鲜汤,所以就放下汤勺,又专心切起了小羊排。
  
      “小宇哥?”
  
      不但被无情地拒绝了,而且连盛汤都没自己的份儿,某位自认是白雪小公举的元姑娘伤自尊了,眼泪汪汪地望着对面,又求救般地看向陈叔。
  
      “咳,小宇,真的不能多带个人吗?都是年轻人,应该有很多共同语言吧?”
  
      陈旭阳毕竟要给世交家里几分面子,只好开了口,只是那话里的语气弱得可以忽略不计了,然而不小心扫到对面前妻那微勾起的唇角,他就觉得有点不妙了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,这元家闺女是没入了芳华的眼。
  
      晋安王尝了一口切得齐整的小羊排,觉得不错,正要往小道侣的盘子里送,听见这话,就停下了手,认真地回答,“不能,长途旅行不想带陌生人,再说,还要带着阿黄。”
  
      听了这个回答,再美味的佳肴,都似□□一般,元姑娘委屈地捂住嘴巴,眼神幽怨,“小宇哥~”
  
      该死的,阿黄又是哪个?
  
      就见餐厅的门口,忽然歪出来一只黄毛狗头,表情很是丰富,耳朵竖得尖尖的,大概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就探出头来,随时等待召唤。
  
      晋安王没看到对面少女的伤心,却是瞧得清阿黄的小动作,便冲着门口挥了挥手,让它自己去玩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