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死亡回档 > 五百九十一章·“么么么么哒.”

五百九十一章·“么么么么哒.”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一行手持枪械的鹰犬警官,“砰”地一声撞入一间房屋。
  
  一瞬间,木屑飞舞,尘灰弥漫,室内传来一股腐烂的臭味。
  
  “咳,咳咳咳…”
  
  露娜剧烈地咳嗽。
  
  旁边,她的同僚,一名鹰犬队员调开透明键盘,记录这记案件:“这间房屋的主人,是在附近金融大厦工作的普通居民阿利森。最近邻居投诉说他家传来极强的臭味,阿利森的上级也表示此人离职一周。因此,我们只能破门而入。”
  
  “现在闻着这味道,他是死在了屋内吧。”旁边的同僚凯西说:“是自杀?他是个mt,高收入人群,为什么要自杀?“
  
  副队长卡尔朝室内走去:“这件事应该与‘玫血’有关,他应该是食用了过多的玫血,导致身体承受不住而死亡。该死的…玫血真是屡禁不止,这些人老实被收容治疗不好吗,非要尝试这种违法的精神稳定药物,导致成瘾”
  
  凯西瘪了瘪嘴,她看着旁边在咳嗽的露娜。
  
  “对了,露西,有個‘惊喜’要告诉你。”凯西说。
  
  露娜闻言,笑了声:“甜心,你就是我的‘惊喜。”
  
  “呃,抱歉,我是直女。”凯西说。
  
  “啊,好吧,很遗憾,你说吧,‘惊喜’是什么?”露娜耸耸肩。
  
  她拍打着周身的尘灰,这间屋子太脏太乱,甚至墙面上还有看上去很渗人的抓痕,应该是房屋的主人在死前抓挠出的。玫血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。它令人成瘾,让一个正常人变成疯子。
  
  “据说,鹰犬上面空降了位英俊帅气的警长,负责接管我们接下来的案情。”凯西捂嘴偷笑:“他是十几年都没出现的黎明型人格。到达现场前,我在凉水间和他打了个招呼,他真是个绅士,不仅谦和有礼,还请我喝咖啡,他应该马上就来现场了。露西,抓住机会,要不要和他试试看?这可是注定一飞冲天的潜力股啊。”
  
  露娜感到讶异。
  
  ……黎明型人格,那可真是大熊猫级珍惜的人物了。
  
  现存的高等人格不过二位数,其中,黎明型更是只有阿克托一人,现在终于出现了第二位?
  
  可想而知,那位空降的警长一定前途无量,在她眼里已经极高的警长位置,甚至只是他的起点。他未来做到中央城的上级也不是不可能。
  
  “我去看看。”露娜立刻想去看看是何方神圣。
  
  “咔哒”一声,门外传来了车门闭合声。
  
  一个肩佩警长标识的青年,缓缓走了进来。他眼神明亮,气质温和,给人眼前一亮之感。
  
  一看到这人,几个警员又是惊喜,又是紧张,似乎都想和他接触。
  
  “是那位警长。“
  
  “他看起来很好接触,刚刚莎娜都和他聊了几句,我也想.”
  
  “别耽误人家工作,玫血的案子还要查…“
  
  而露娜在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,就愣住了。
  
  她怔怔地盯着那张无比熟悉的脸,似乎要在这张脸的笑容里看出朵花来。
  
  “苏,苏明安?”露娜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家伙。
  
  一他就是凯西口中“英俊帅气”“谦和有礼”的绅士警长?
  
  “是露娜小姐?”年轻的警长朝她微笑,举止之间极为优雅。
  
  露娜皱眉,苏明安附身的是阿克托,展现出的不可能是苏明安本人的脸,这个人应该是…
  
  年轻的警长走到她面前,伸出手:
  
  “我是明。今后将负责【玫血】的相关案件。”他微微一笑:“以后就是同僚,请多关照一让我们为逮捕幕后的制造者而努力吧。“
  
  在明伸出手的一瞬间,露娜生出了无法拒绝的情绪。对方的高魅力在时刻感染他人,让人生不起反感她强压下了这些心思,伸出手,与他交握。
  
  明的手一触即收,他尊重女士,丝毫不僭越。
  
  旁边的警员传来隐约的惊叹声,似乎在这个围观黎明型人格,露娜青筋暴跳,她真不知道苏明安派个分身来鹰犬做什么。
  
  ……居然还是黎明型人格?他是让他的分身测了一遍吗?
  
  一警长,发现死者了…”
  
  里间传来有些刺耳的声音。
  
  明眯着双眼,大步跨越入内,露娜和凯西紧跟其后。
  
  副队长卡尔正站在盥洗室的浴缸边缘,面色沉凝地注视着浴缸内死状凄惨的尸体。
  
  露娜捂住了嘴——她对眼前的一幕感到恶心。
  
  血,红色的,黑色的,凝固的,流淌的,全都是血。
  
  死者躺在浴缸里,他的喉咙被数道铁钉生生扎穿,钉子呈花一样围绕在他的脖颈周围,他的手臂上、
  
  大腿上,露出了血肉模糊的皮下组织,一整张人皮挂在浴缸旁的围巾架上,像透明的洗脸巾。
  
  墙面上,用乌黑的血画出了一道道痕迹,夹杂着几乎疯魔的扭曲文字。
  
  露娜后退一步,这盥洗室四周的墙面之上,全是血迹文字,它们如同恶鬼般包围着这座浴缸,将他们围绕在中心——
  
  【杀死亚撒阿克托!】【杀死亚撒阿克托!!】【他该死!他该死!他该死!他该死一!!】这样繁复的,绵密的重复文字,像是临死的诅咒一般刻在墙面上,让人望而心寒。
  
  太诡异。
  
  太诡异了。
  
  即使是一向胆大的露娜,望见这一幕,也有种掉san的感觉,这不来自于纯粹的恐惧,而是类似诅咒带来的玄学式畏惧。
  
  ……她像是被这种恐惧感染了。
  
  卡尔吞了口唾沫,他强撑着解读现状:
  
  “看起来…死者是用自己的血刻完了这些文字后,自己剥下了自己手臂大腿的皮,然后自己用钉子扎穿了喉咙,结束了生命。“
  
  他拿起洗手台上,如同血色的花一样的固体药物:“这是玫血。剂量已经超标十倍有余,死者一次吞服过多的玫血,以至于丧失了理智,所以,他用这么一种残忍的手段,杀死了自己。”
  
  “我,我需要离开一下。”凯西面色苍白地后退,这场面太吓人。
  
  明走了上来。
  
  他若有所思地,注视着墙上带着强烈恨意的文字。
  
  “死者临死前,为什么要如此诅咒阿克托城主?”他说。
  
  “警长。”卡尔点头问好:“食用玫血的人,不仅身体会受到损害,精神也会逐渐被消磨,在重度成瘾后,他们做出任何行为都不奇怪。死者可能不认可城主的理念,这成为了死者临死前要写下执念,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