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满级大佬误入无限游戏后 > 天堂电影院20

天堂电影院20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后花园还是那天晚上百里辛看到的那个后花园。
  
  在白天阳光的照耀下,这片后花园虽说失去了夜晚的朦胧和梦幻,却多了几分艳丽和璀璨。
  
  百里辛发现,导游带他们走的路,就是那晚尼克夫人、小女儿和大女婿碰面的地方。
  
  百里辛看了埃米尔一眼,埃米尔先是一愣,两秒后立刻get到了百里辛的意图。
  
  深吸一口气,埃米尔直接开启嘴炮模式。
  
  “喂,导游,你该不会是想在后花园带我们兜圈子拖时间吧?这绕来绕去的全是花儿,工匠和度假村主人到底在哪儿啊!”
  
  导游看了众人一眼:“不急,这些花朵你们不喜欢吗?等参观完这些花朵,我就带你们去找工匠和度假村的主人。”
  
  他顿了顿:“你们很急吗?”
  
  埃米尔继续煽风点火搞事情:“我们当然急了,我如果马上就要死了,你给我多少金银财宝又有什么用,别说你现在让我们欣赏这个后花园,你现在就是把稀世珍宝堆在我们面前我们也没兴趣啊,各位说对不对?”
  
  埃米尔的话瞬间触动了大部分人的心。
  
  “是啊,我们去哪儿看花不是看花?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?”
  “对啊,你们度假村能不能长点心了,我们想看什么你们不知道吗?”
  “能不能立刻马上带我们工匠,至少能让我们安心一点。”
  
  百里辛一直暗中观察这些人。
  
  有一部分人是真的在焦虑,有一部分人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比如说那个暗戳戳举着摄像机的导演。
  
  导演抱着包裹,暗戳戳地将相机对准了导游。
  
  焦虑的情绪一旦产生,就会像病毒一样蔓延。
  
  无风的后花园中,五彩斑斓的花朵忽然开始躁动地战栗起来。
  
  不光是这些花朵,远处还响起了金属树叶簌簌摇曳的声音。
  
  红月和百里辛对视一眼,眼神中渐渐充满了审视。
  
  百里辛目光落在娇艳欲滴的花朵上,眼中若有所思。
  很难界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类型的副本,这个副本和以前他经历的副本都不一样。
  
  以前的副本一上来要么就是恐怖的死亡现场,要么是灵异要么是怪物。
  
  但这个副本却充满了温馨,就算死了两个人,失踪了两个人,那种浓烈的灿烂感觉也没有减退多少。
  
  这些人脸上好像也没有多少恐惧。
  
  就好比大女儿,昨天还因为大女婿失踪的事情惊恐难安,转眼间这件事情就被她抛诸脑后。
  
  好微妙的感觉。
  
  这些人的有些反应,有时候根本不符合正常的人类情感逻辑。
  
  导游盯着埃米尔看了好几秒,最后还是妥协了:“既然这样,我先带各位去看工匠的房子吧。”
  
  “不过还是想提前告诉各位一下,工匠常年深居简出,如果他不想和各位见面,各位也未必能够见到他。”
  
  说着,导游转过头,大步朝着前面走去,似乎根本不愿理会这些游客了。
  
 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晚尼克夫人藏宝藏的地方,那天是在深夜,百里辛并没有看清那块石头到底长什么样子,现在在白天太阳光的照耀下他才总算看清石头的形状。
  
  那并不是什么造型普通的石头,从旁边走过去,那块石头很像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性。
  
  五官虽然是模糊的,但从动作和细节来看,很像一名女性低垂着头,用两只手温柔地托举着自己的肚子。
  
  百里辛朝着那块石头多看了两眼。
  
  按照那个暗门的位置来看的话,那个狭窄的空间,其实刚好就在石像的肚子位置。
  
  “导游先生,”百里辛叫住了最前面的导游,“这块石像有什么含义?”
  
  导游顺着百里辛手指的方向落在了那个石像上,淡淡哦了一声回答道:“那是圣母像。”
  
  “传说父神诞生之时他的母亲遭遇了痛苦的分娩,如果没有圣母的牺牲,就没有父神的诞生。”
  
  “这个石头雕刻成这样,就是为了纪念圣母的贡献。”
  
  “说起圣母,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。”
  
  “父神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审判错误过,那时候所有人都不敢指责父神,唯独圣母站了出来,以看起来瘦弱的温柔之躯批评了父神。在圣母的严厉教导之下,父神才逐渐成为了天地间的公正审判之主。”
  
  “因为这个典故,人们也常常将圣母奉为温柔之神,也坚信这世间如果还有一个人能够改变父神的神旨,那个神一定就是圣母。”
  
  “这样的石头,在伊甸园度假村一共有7座。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,有几座已经不知所踪了,目前这座石像只剩下是5座,另外两座不知道哪里去了。”
  
  七座,五座,两座。
  
  圣母石像。
  
  甚至高于父神的存在。
  
  百里辛默默将这几句话记在了心里。
  
  地上都是斑驳纵横的鹅卵石铺成的小路,轮椅在这上面并不好走,所以后花园之行的全程都是由百里辛抱着迦尔前进的。
  
  迦尔今天穿了一身紫色长裙,她手臂紧紧搂着百里辛的脖颈,一种淡淡的青草薄荷味从迦尔的身上若有似无地飘进百里辛的鼻尖。
  
  金色长发有的盘在了头顶,有的松松垮垮荡漾在了垂落在耳畔,微风拂动,发丝随即落在了百里辛的脸颊上。
  
  又是一股裹着淡淡青草的味道飘进鼻尖,这味道和帝迦惯常的男性荷尔蒙味道不同,可却又给百里辛一种熟悉感。
  
  他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,也闻到过这种味道。
  
  可能是因为周围掺杂了青草和花香的味道,他闻到的这个味道和迦尔日常的味道是不太相同的。
  
  又一缕头发吹了过来,落在百里辛的脸颊上,弄得百里辛痒痒的。
  
  他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让头发离开自己的脸颊,视线移动间,恰好落在了迦尔藏在面纱底下的金发间。
  
  在层层叠叠的金发之间,隐约可见一根细小的纯白绒毛……
  
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
  “这里就是工匠的房间里,不过真是不凑巧,你们看,这个房子是从外面反锁住的,而我手里好像也没有工匠房的钥匙,看来我们是没有机会参观工匠的房间了。”
  
  大约半个小时后,导游带着他们七拐八拐穿过茂密的花园,就在众人快要被绕晕的时候,终于在一间隐藏在密密麻麻绿萝之中的房屋前停了下来。
  
  这是一座非常潦草的房屋,很难想象,在这样一座奢华的度假村中,竟然还有这样一间破败的房间。
  
  听到这个房间是工匠的房间,埃米尔脚步快了几分,大步流星地走到窗户边,朝着里面探头。
  
  脏污的玻璃里面,是黑漆漆的房间。
  
  地面是用红砖和水泥堆砌而成的,红砖的缝隙中偶尔还有三两根的杂草钻出来。
  
  墙壁也是黑黑的,在能够看到的范围内,边边角角都堆砌着很多手工物件。
  
  百里辛和红月也朝里面看去。
  
  他们缓慢又细心地扫过房间的工匠房的每一个角落,就在快要看到尽头的时候,三人几乎是同时看到了一块奇怪的方布突兀地铺在地上。
  
  那是一块黑色的方布,在方布下面有凹凸的质感,似乎是方布下面还盖着什么东西。
  
  百里辛因为怀抱着迦尔,看起来并不方便,只能远远站着朝里面张望,就在他们注意到那块方布时,迦尔淡淡开口,“那块布下面有人。”
  
  “而且看样子已经昏过去了。”
  
  迦尔转头透露看向导游,“真的不能进去看看?说不定人都死了呢?”
  
  导游依旧强调自己的理由,“可是我们没有钥匙呢,只要没有钥匙,任何房间都无法打开,这是度假村的规矩。”
  
  百里辛:“……”
  
  埃米尔:“让开,就这破门,我一脚就能踹开!”
  
  说着,埃米尔怒气冲冲来到了房间面前,直接一脚踹到门上。
  
  力道之大,人们相信就算是大铁门也能踹开。
  
  然而,这个看起来摇摇欲坠的房门只是轻轻晃动了一下,甚至连墙上的灰尘都没有掉下来。
  
  相反,埃米尔却被直接弹飞,重重跌落在了不远处的草地上。
  
  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埃米尔瞬间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。
  
  他表情痛苦地趴在地上,捂着自己的胸口,脸色惨白地虚弱道:“我,我的肋骨好像摔断了,救命!”
  
  原本还想跃跃欲试的众人顿时眼神一凛,警惕地看向那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小门。
  
  导游:“可怜的客人。”
  
  “我都说过了,上锁的门,只有钥匙才能打开。没有钥匙,客人们进不去任何一间上锁的房间。”
  
  百里辛:“……”
  钥匙才能进入上锁房间,这是这个度假村的又一个规则。
  
  百里辛:“那钥匙哪儿去了?”
  
  导游:“钥匙在总管手里,可是总管带着大家出去喊救兵去了,他出去的时候顺便带走了钥匙。所以想要打开工匠的房门,除非等总管回来。”
  
  “不过这下你们也能放心了吧?”
  
  “里面那个晕倒的人就是工匠,不过不用为他担心,他经常晕倒,不过很快又能自己醒过来继续工作。”
  
  “没有钥匙,他是不可能从里面离开的。”
  
  “为什么锁是从外面锁上,”慈善家夫人开口,“这个可怜的工匠难道是被你们囚禁起来了,他到底做了什么错事?让你们这样对待他?太过分了,这样太没有人权了。”
  
  导游:“稍安毋躁,太太。工匠每次制作作品的时候,为了能够有一个足够安静的环境都会把自己所在屋子里,所以我才在一开始说工匠不喜欢见人。”
  
  “我们的工匠,是全天下最敬业的工……”
  
  导游话音未落,一只手试探着伸到了他的面前,“这个,该不会就是工匠房的钥匙吧,上面还写着‘工匠’这两个字呢。”
  
  导游嘴巴大张着,他瞪大眼睛看着青年伸过来的钥匙,在太阳的照射下,黄铜色的钥匙上面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特别是钥匙把头上面那个“工匠”两个字,差点闪瞎是导游的眼睛。
  
  导游的表情第一次有些失控。
  
  他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向青年,“你……你怎么会有这把钥匙?”
  
  百里辛随手朝着某个角落里指了一下,表情越发无辜:“我从那里捡到的呢,总管也真是的,丢三落四,怎么能把钥匙丢在这种地方呢,太粗心了。他回来之后你一定要好好批评他。”
  
  导游:“……”
  我不信。
  
  百里辛歪歪头:“怎么?你不信?难道你怀疑我这个尊贵的客人偷拿了钥匙?好吧,你如果不信可以把主管现在就找回来,让我和他当面对峙。”
  
  “你们这种档次的度假村,竟然随便诬陷客人的道德?”
  
  远处的埃米尔还在捂着肋骨痛苦□□:“哎呦,我的肋骨,哎呦喂,到底有没有管一下我?什么破度假村,垃圾度假村,还不如我们镇子头上的马戏团服务好。”
  
  导游咬了咬后槽牙:“?我们绝对比马戏团好!”
  
  说着他随手指了一个侍从,“快去,把医生请过来。”
  
  他顿了顿,补充道:“请度假村最好的医生,不,把所有的医生都给我叫来!”
  
  说完这些,他忽然听到一声突兀的“吱呀”声,那声音就好像是啄木鸟踩在了老旧的破树上。随着一声“吱呀”,工匠房被推开。
  
  导游的瞳孔迅速收缩,声音也不再像往常那样冷静,“你,你们在干什么!”
  
  红月刚好推开了房门,将钥匙自然地塞进了口袋里,抬起眼皮随口道:“你眼瞎吗,没看到我们在打开房门救人?”
  
  导游正准备张口说话,身后的埃米尔又是一声“哎呦”。
  
  导游只好转身,皱着眉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  
  埃米尔梗着脖子,“还能怎么,疼啊。”
  
  导游张了张嘴,身后再次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
  
  他无奈地闭上了嘴巴,再次转身,发现红月和百里辛已经直接走进了工匠房。
  
  导游:“……”
  你们三个杀了我吧!
  脖子都快要因为你们扭断了。
  玩呢!
  
  红月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那个黑色方布面前,等到走近,红月和百里辛这才看清,这不是什么黑色方布,而是一块黑色的斗篷。
  
  斗篷下面盖着一个身影,红月掀开斗篷,看到了下面骨瘦嶙峋的男人。
  
  男人趴在地上,手臂以一种十分扭曲的姿势背在身后。
  
  他的十根指头全都弯曲变形,骨折严重,手掌和手背上都有明显的厚茧子。
  
  红月皱了皱,不动声色地将男人小心翼翼从黑暗中拖到阳光下面。
  
  两人这才发现,这两条手臂之所以扭曲,是因为他的手臂从手肘的位置脱臼了。
  
  房间里刚好有一边椅子,百里辛将迦尔放在椅子上,沉着脸走到了男人面前。
  
  并没有急着给男人装上胳膊,百里辛先摸了摸手臂脱臼的关节处,发现这个关节已经肿胀成了一个馒头,现在就算装胳膊也装不上的。
  
  将斗篷铺在地上,红月和百里辛对视一眼,两人小心地错开了男人的手臂,将男人翻过来正面朝上。
  
  男人的骨头很宽大,可身体却很轻。
  
  等到翻到正面,他们终于看到了男人的脸。
  
  预料之内却又有些猝不及防的一张脸。
  
  男人的脸颊深深凹陷了进去,原本就格外深邃的眼睛也因为瘦感觉好像猥琐了。
  
  嘴唇干裂斑驳,数不清的细纹遍布在嘴唇、脸颊和全身。
  
  脸是萨麦尔的那张脸,但他们几乎认不出来了。曾经在游戏大厅中意气风发的最神秘男人,现在却变成骨头贴着脸的恐怖骷髅模样。
  
  红月的眼中瞬间染上了怒火。
  
  她努力深吸了两口气,才在理智范围内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。
  
  红月将手指轻轻放在萨麦尔的鼻子试探了一下,却连最微弱的鼻息都没有感受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